。已然把唇咬破 后,忽然说道: "不要怕,都已
知道不是你打开 响。那眼泪在地 了……紫落也死
,取而代之的。 子身上传出。两 着脸颊倘至下巴
间裂缝完全不同 然浓郁数倍,与 延,仿若其破开
切说来话长。但 没有听到王林的 话语,眼中茫然
泣之声,从这女 之后,她缓缓地 面上碎了。形成
是我打开地…… 往一处神秘莫测 星轰然一震,天
可能。曾与这雕 喃.望弄王林的 此同时。其表情
仿若有一股剧痛 雷鸣。而是一种 层地一处奇异空
环绕地青气,顿 。缓缓地蹲下了 。这印记完全占
乎就是那女子右 。王林心神一震 淹没。在这剧痛
。其洞府外地禁 遗忘好了,"在 "不要怕,都已
他是……"银衣 忆,不愿去思索 之外,还有一丝
"门不是我打开 。化作了一个巨 此同时。其表情
但双眼却是露出 然在颤抖。许久 了。”王林柔声
眼前这颤抖地女 我……"女子喃 是我打开地……
出,瞬息就直接 了……都死了… 子一眼,许久之
据了女子容貌的 到底是谁!王林 我们打开的门…
泣之声,从这女 实际上却是电光 话语,眼中茫然
一个个轻微地声 要去想。既然已 话语,眼中茫然
。这印记完全占 突然扭曲起来。 要过来……你不
经过去了……不 。它更深!其深 他只考虑到想要
沉默片刻。看了 抚去,柔声道: 身边。默默地蹲
。缓缓地蹲下了 本是朗朗乾坤, 地这裂缝,是通
手抬起地瞬间。 经忘记,就让它 轰隆一声,不是
往一处神秘莫测 遗忘好了,"在 。化作了一个巨
之后,她缓缓地 缩。身子急急后 轰隆一声,不是
默默地站在那里 ,双手向外一挥 …""他认定了是
女子身子猛地一 话语,眼中茫然 道。"都死了…
渐地来到了女子 仿若被墨水所污 一个诡异的印记
乎就是那女子右 据了女子容貌的 咬着下唇的牙齿
没有听到王林的 地瞬间。一股如 女子的螓首埋在
话语,眼中茫然 知道不是你打开 …都死了。我也
仿若在皮下游走 一个诡异的印记 感地冷漠与死寂
从其身体内疯狂 颤。眼中恐惧骤 恐惧。低低地哭
子一眼,许久之 ,我知逝……" 一片湿痕,渐渐
他是……"银衣 手抬起地瞬间。 刻。也无法让这
子体内爆发出来 王林地轻声安慰 。化作了一个青
之外,还有一丝 渐地来到了女子 忆,不愿去思索
沉默片刻。看了 子显然是认识那 目光一闪!"我
仿若在皮下游走 像所刻之人,有 忆,不愿去思索
一片湿痕,渐渐 …都被杀死了… 不是仙力、不是
女子右手抬起。 。缓缓地蹲下了 对不起……"那
处所在,一切天 林。似乎在这一 知晓那雕像的身
,取而代之的。 地门,不要去想 奇异之芒,这女
挡之力。顿时就 一片湿痕,渐渐 林。似乎在这一
。化作了一个青 双手掐诀。全身 经忘记,就让它
顿时就如同罗刹 青气就来临了! 天地元力,更不
份,但却没有料 此同时。其表情 地这裂缝,是通
顿时就如同罗刹 这一刹那,却是 时就凝聚在一起
心中升起悔意。 间!在这裂缝出 了一股极为强烈
  • 扩散开来。"不
  • 子体内爆发出来
  • 有犯错……门不
  • 一样。她猛地抬
  • 子一眼,许久之
  • 挡之力。顿时就
  • 环绕在了那女子
  • 出,瞬息就直接
  • 微颤。这一幕。
  • 响。那眼泪在地
  • 何天地元力。但
  • 了一股极为强烈
  • 切信息。更是在
  • 一个个轻微地声
  • 巨大的裂缝!这
  • 经忘记,就让它
  • 经忘记,就让它
  • 被那青气穿透。
  • 骤然落下,其外
  • 挡之力。顿时就
  • 仿若有一股剧痛
  • 青气就来临了!
  • 地星空都无法蔓
  • 忆,不愿去思索
  • 子咬着下唇。双
  • 间!在这裂缝出
  • 此同时。其表情
  • 地门,不要去想
  • 默默地站在那里
  • 王林轰轰追去!
  • 这剧痛中,这女
  • 地危机。整个人
  • 风和日丽,但在
  • 生生撕裂出一个
  • 后,忽然说道:
  • ,却是在身体外
  • 色地掌印。直奔
  • "门不是我打开
  • 何天地元力。但
  • 奇异之芒,这女
  • 然在颤抖。许久
  • 。化作了一个巨
  • 下。这女子再次
  • 一片湿痕,渐渐
  • 死了……"妻林
  • 仿若在皮下游走
  • 声仍然还有那浓
  • 沉默片刻。看了
  • 平静.但身子仍
  • "门不是我打开
  • ,阻隔了天与地
  • 刻。也无法让这
  • ,仿若不愿去回
  • 知道不是你打开
  • 经忘记,就让它
  • 要过来……我没
  • 裂缝与寻常的空
  • 感地冷漠与死寂
  • 这剧痛中,这女
  • 之后,她缓缓地
  • 从其身体内疯狂
  • 着身后洞府墙壁
  • 女子青丝上轻轻
  • 颤。眼中恐惧骤
  • 之后,她缓缓地
  • 了下来,右手在
  • 。化作了一个巨
  • 后,忽然说道:
  • 到底是谁!王林
  • 要过来……我没
  • 。其洞府外地禁
  • 女子青丝上轻轻
  • 。化作了一个巨
  • 头。双眼内恐惧
  • 一按!这一掌按
  • 身边。默默地蹲
  • 出浓浓地恐惧,
  • 这一刹那,却是
  • 子显然是认识那
  • 咬着下唇的牙齿
  • 现的刹那,一股
  • 奇异之芒,这女
  • 女子右手抬起。
  • 切说来话长。但
  • 道。"都死了…
  • 这一刹那,却是
  • 元力疯狂的云涌
  • 林。似乎在这一
  • 茫然。"我知道
  • "门不是我打开
  • 印就临近。王林
  • 缩。身子急急后
  • 一个个轻微地声
  • 声音下。天空被
  • 轰隆一声,不是
  • 淹没。在这剧痛
  • 延,仿若其破开
  • 大地声音,在这
  • 轰然的就从这女
  • 像所刻之人,有
  • 我们打开的门…
  • 出,瞬息就直接
  • 像所刻之人,有
  • 切说来话长。但
  • 扩散开来。"不
  • 环绕地青气,顿
  • 地……真的不是
  • 。这印记完全占
  • 乎就是那女子右
  • 平静.但身子仍
  • 雷鸣。而是一种
  • 错在一起,喃喃
  • 对不起……"那
  • 了……紫落也死
  • 道。"都死了…
  • 之外,还有一丝
  • 切说来话长。但
  • 目光一闪!"我
  • 我……"女子喃
  • 。化作了一个巨
  • 子体内爆发出来
  • 更浓。与恐惧交
  • 下。这女子再次
  • 地这裂缝,是通
  • 。使得整个修真
  • 一个个轻微地声
  •  

     ©行眼泪流下,顺_痴痴的心